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废物
【春节专辑】文学专栏•除夕念 || 王国省
发布时间:2020-02-11
 

点击上方蓝字,请关注“粤朗协”



除夕念


文/王国省



漫天飞舞的大雪中,姥姥盖一床单薄的棉被,在啃一只黑冷的窝头。她极力想象着什么,一双失明的眼睛流出眼泪,很快又笑出声来:要是一年能吃一顿大白馍,该有多好。

父亲正了正破旧的棉帽子,拼了命地蹬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从河南往河北赶。后座上的大篮筐还有换剩的瓷碗,一路叮叮当当。刚落过一场雪,地面结了冰,归心似箭的父亲心急如焚又小心翼翼。



除夕夜母亲起得很早,她在庭院窸窸窣窣地扫雪声是年夜的闹钟。我喊了一声娘,炊烟很快袅袅腾腾。二小起床吃饺子喽。娘唤我,继而站在灶神前极虔诚地端上一碗饺子,年味于是开始弥漫在干净清爽的院落。

进入腊月,哥便开始泡他的腊八蒜。他把一疙瘩一疙瘩老蒜剥皮,露出雪白滑溜的蒜瓣儿,然后将蒜瓣儿放到罐头瓶子里,倒入山西老陈醋密封起来。到了除夕,蒜瓣变得通体碧绿,如翡翠碧玉,配着饺子,那叫一个馋人。



这个除夕,孩子们和着鞭炮的硝烟绽放笑容,时光倒流,仿佛看到三十年前的我:姥姥的拐棍追撵里捣蛋,父亲的巴掌下成长,母亲身教中成熟,哥哥腊八蒜内体会血浓于水的亲情。

这个除夕,我在湘西山村,伴随着一声声鸟儿的啁啾缅怀着亲人。遗憾姥姥临终都没有吃上一块白馍;痛惜父亲最终未能抵达故乡;缅怀母亲再也无法编织缕缕洁白的乡愁;哥的腊八蒜仍碧如翡翠,痛悲他再也无力迈进2019……

如果你也曾拥有刻骨铭心的亲情,就会明白除夕夜我的这份心情:“怀念”有多痛,“团圆”就有多重!






作者简介



王国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朗诵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理事,广州市黄埔区作家协会主席。




主编:温海麟

主审:王国省

责编:向   莉


温馨提示


投稿邮箱: wenhl110@163.com

投稿要求:多以诗歌、散文、小小说、寓言童话为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