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电影《燃烧》,一场“饥饿患者”的猎杀游戏
发布时间:2019-08-29
 

寒冷的冬天,总是更容易饥饿,也更容易孤独。

分析原因,低气温导致了大自然里动植物的凝滞,同时也就导致了人类活动的减缓,具体到个人就会更容易压抑和烦闷。

所以,全世界都把年节安排在冬天,大概是也是为了平衡这种低气压。

食物的填充,情感的慰藉,精神的愉悦,某种程度上都是为了解决“饥饿”

饥饿感,每个人都不陌生,生理的,物质的,情感的,精神的,人人都是饥饿患者。

电影《燃烧》讲述的便是有关“饥饿患者”的猎杀游戏。

电影里三个主要人物,钟秀(刘亚仁饰),海美(全钟淑),本(史蒂文·元 )

任意两个组合都会在某个饥饿层面跟剩下一位对立起来。


第一种,钟秀、海美,和本。

钟秀、海美,贫穷的,需要整日为生存奔波奋进的年轻男女,物质饥饿大约是这个世界最普遍的一种。

本,开豪车住豪宅的资本拥有者,少数的,优越的,很早就跟物质饥饿和解的一类人。


第二种,钟秀、本,与海美。

电影里,女生海美最先提出little hunger(生理饥饿)和Great hunger(j精神饥饿)

贫穷的钟秀梦想着写小说,但是他父母离异,父亲官司缠身,这些都让钟秀困于little hunger

本,财富拥有者,工作生活找女朋友,都以有趣出发,从始至终都在对抗Great hunger


只有海美,身背债务,还清之前不被家人允许回家,但却心心念念着Great hunger

简单地说,钟秀跟本,两个男人面对各自的饥饿是理所当然的。

而海美的饥饿却是拧巴的,同时也是有力量有魅力的。


第三种,海美、本,和钟秀。

电影里,海美和本是握有资源的两个人。

海美的美貌,有趣,文艺甚至性别都是她的资源。

而本的资源则是财富,以及财富带来的个人魅力。

两个有资源的人在一起各取所需,海美在物质上暂时得到满足,由此有了夕阳下那段动人的裸舞。而本也因为海美又一次满足了自己的Great hunger。


相反,钟秀却是生存和精神的双重被动饥饿。

生存,电影里有一个桥段是钟秀去面试快递员的桥段。面试者们排成一排,挨个被问家在哪儿。第一个答我住在市区,到工作地点只需要五分钟。第二个说需要2个小时就被质疑工作能力。轮到钟秀,他选择了主动离开,是逃避也是无奈。


在精神上,钟秀父母离婚,父亲官司缠身,钟秀去听爸爸的审判,坐在那里,一脸担忧和无助。而对妈妈,跟妈妈唯一的一次见面,整个会面妈妈都在旁若无人的玩手机。只在钟秀提出愿意负担妈妈需要的500万的时候,有了短暂地情绪波动。

在这样情感荒芜的境遇里,钟秀遇到了海美,两人发生了关系。从后来钟秀对海美夕阳下裸舞,消失后拼命寻找可以看出,欲望的纠缠外,海美成了钟秀的情感寄托。

电影结尾,从钟秀在海美窗前写作的画面推测,海美甚至是钟秀精神世界里的灵感缪斯。


这三种两两组合跟第三人对立的饥饿,又隐喻者,似乎没有人能够逃脱饥饿。

作为一部悬疑剧情片,《燃烧》整个故事下来,都在以钟秀的视觉牵引着故事的走向。在钟秀看来,他有两个最大的疑惑,一个是对海美,一个是对本。

对海美,从海美的无实物表演的吃橘子起,围绕海美的很多事情都似真似假。

比如海美养的猫到底存不存在,比如海美小时候掉到井里到底存不存在。

电影最后,似乎都给了答案,猫是存在的,而且因为被本收养还成了本杀害海美的佐证。

井也是存在的,虽然海美的家人不承认,但是钟秀见过一次的妈妈却证明了井的存在。

答案似乎明了,但这些钟秀单方面做出的判断,似乎也有理由存疑。


对本。第一次见本的时候,钟秀满怀着期待到机场接心心念念的海美。在海美旅行的那段时间,钟秀在给海美喂猫的事情里,一遍遍确定了对海美的爱。可是海美回来的时候,却突然带回了本。

偏偏本还是个开保时捷住豪宅的家伙。在本家的阳台上,钟秀问海美,他为什么喜欢你,是的,没问海美为什么喜欢本,问的是本为什么喜欢海美。

这之前钟秀还问了一个问题,本多大了,并明确表达了对本的羡慕。海美回,比你六岁或者七岁,大概很年轻的时候就这样了。

接着钟秀偏离视线抽口烟感叹,哦,了不起的盖茨比。


秒的是,本其实羡慕甚至嫉妒者钟秀。

钟秀曾跟本说自己喜欢福克纳的小说,因为他认为福克纳的小说像在说自己。这种精神世界的认同让本对钟秀刮目相看,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本看的书正是福克纳的短篇集。

而嫉妒,则是因为钟秀在海美心中的不可替代,本自认从没有过这种特别的情感体验。


永远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没有的,永远饥饿着,寻找着。

这大概就是这部电影所说的《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