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尚
科学研究“我是谁”,颠覆你对“人”的认知!
发布时间:2020-02-11
 

据说每一个灵性开悟的人,

都千万次的问过自己:

“我是谁”?

“我为何而存在”?


如果你也在追求灵性与真理的道路上,

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


今天的文章,

一定要认真的读完。






从古至今,古今中外,“我是谁”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我们。


古希腊的圣城德尔斐的太阳神圣殿外刻着一句传世名言:“νθι σεαυτν!”


翻译成中文就是:“人啊,认识你自己!”。


先人试图用各种方法来解释我们从何处来归向何处。


他们抬头看天,想从茫茫星河中探寻结果;他们低头深思,向幽暗处挖掘人生的意义。


 我们究竟是谁?


一个美国科学家Jeff Lieberman对于“人”的研究理论,颠覆了人类对自己的认知,也让很多人产生共鸣。


你此刻有缘看到这篇文章也绝对不是偶然 ......


Jeff Lieberman



三年前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因为我终于拥有了

我所渴望的一切


但脑海里仍有个声音对我说

“我需要更多才能快乐”


越多地去审视自身的痛苦

我越能看到同样的痛苦

也困扰着我身边的每个人


我们不愿意排队

我们对自己的孩子没耐心


就好像我们以为未来的某一天

自己终会坐享其成



我是研究科学的

所以我想用科学

去读懂人类受苦的根源


但这彻底颠覆了

我对现代科学所了解的一切


更重要的是

改变了我对于“人”的理解

和生存的意义


我希望和你们分享这个理论

这可能会非常难以置信

所以

我请求你们在接下来的文章当中

你可以批判

但请你保持一颗开明的心


因为很有可能

你根本不是你所了解的那个"人"





震撼世界的TED演讲“我是谁”


我是谁?我是一个人,今年33岁。


但如果用显微镜观察我身体的某一部位,你会看到细胞。我的身体是由50万亿个舞动的细胞组成。


如果再用高倍的显微镜去观察这些细胞,你会看到20万亿个原子。


也就是说,我的真实的身体其实是由——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个原子构成。


137亿年前,大爆炸发生时,宇宙中曾经所存在的一切,仅为这些极小的、未分化的、纯粹的能量。


 我们就是能量, 

 人的身体就是一个复杂的能量格局。


一个33岁的我,一动不动地站在这里。


但当你观察我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我正在以光的速度移动,并且我与宇宙同始同在。


那问题是,我明白这个概念,但我们为什么感觉不到?


为什么一直以来,我们如此确定自己只是个“人”,而从未感觉自己是能量?


能量听起来多神奇!



感觉不到真实的自己的原因在于:


我们把所有的精力

都放在了人类层次的一些琐事上


以致于忽略了

一直潜藏于内心深处的力量





先看一下我们是怎么分心的,花5秒钟,去想想你明天要做什么。


你刚刚所做的,据人类所知,全宇宙还没有其他生物可以做到。


你刚才在脑袋里,创造了一个虚拟现实,并对现实中还没有发生的未来做了预测这种假设的能力。


当你用几种有可能发生的现实做比较时,你也在规划着未来:大到农业发展,小到你的退休。


这改变了地球上的一切,这估计也是人类进化史上,继直立行走之后的,最重要的里程碑。


另一个小实验,试着花十秒钟,什么都不想。


有人坚持了10秒吗?


我坚持了大概2秒,然后剩下的时间,我一直在想:怎么才能什么都不想?


这意味着:人类的进化,给予了我们这份特别的,却无法掌控的能力。


但你要知道:没有任何其他生物有假设的能力,并且这进化来的超能力,也是有副作用的。


 就仿佛全宇宙都在你的脑子里 

 却由不得你来支配 


当你无法控制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你被迫创造了这些均有可能发生的现实。


你不停地拿这些可能性与现状做对比,试图计算出下一步怎么走,但这也成就了新人类痛苦的根源。


比如嫉妒、后悔于过去、或担忧于未来,这都是只有人类才会感受的。


我想知道,有没有根除这痛苦的可能?


为了搞懂是否有根除痛苦的可能,我们需要用科学实验来了解自己。我们必须摘下有色眼镜,毫无批判的去审视我们所有层面的经历。


但这也出奇地难,因为我们在生活中投入了太多太复杂的情感。


有些人能理会,当你在电影院全身心地沉浸其中,几分钟过后,你完全忘记了自己在看电影,直到影片结束,耀眼的灯光把你打回现实,你仍有些神魂分离。


但要我们站在另一个角度,去观看自己主演的电影“生活”,就越发的难上加难。



下面的两个小实验,只能让你初尝到,一个需要经年累月才能理解的意义。


第一个实验是关于视觉的:



我们在物理学中发现,所有的光源都来自于电磁场的震动。光的本质没有任何颜色,只有频率上的变化。


但当光源反射到你的眼中,再传输到你的大脑,你的大脑创造了主观的颜色。


相关阅读